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末日歌。  

2012-07-30 18:55:04|  分类: 末日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末日歌。 -          念安。 -
 
末日歌。 -          念安。 -
 

 









    我们各自有着不为人知的伤痛。


我们各自有着不为人知的伤痛,正如其他人正在默默承受着那些隐匿在血肉里的伤痛。
当我们有一天,忽然发现,其实就像自己从来不知道别人的伤,别人也不会知道自己的
伤。
我们都不是冷漠的孩子。
只是看到每个人看似美好的生活,不想再让外面的光刺痛心里的黑暗,也不想让自己的
黑暗斑污了他人鲜艳的光芒。只是我们还不能那么坦然无畏地置伤痕于不顾。只是我们还不
是那么无私忘了自己的伤痕,去关照别人正在舔舐的伤口。
其实我们多想握着满满一手的冬日暖阳,敷在你冰冻的伤口上。
请给我一个微笑吧,就像我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对你微笑。
那些伤痛把我们不停地往下拖,但是我们还要微笑着起身,给别人温暖的天空。
像你永远不会知道我过着怎样的生活,写下这些文字。
像你永远不会知道她正在为了生活日夜不休地劳苦,劳苦只是为了活下去。
像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在最后的黄昏企盼着你的归来。
像你永远不会知道他只想喝醉不想回家去伤害更多人。
有太多的伤痛,你永远不会知道。就像对我而言,你也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痛苦。
没有人像你想象中那样活得那么轻松。
请不要拿伤痕比较伤痕,我的小伤口,或许是就要痊愈的血口。
如果我们不能探到彼此最深处的幽光,就请发光吧,就请让我们看到你带着伤口在你刺
目的光芒中站起来吧,请把手伸向我们,因为,除了伤疤,我们还有好多好多的温暖。
我们还有好多好多的温暖。







喜欢。


在所有不被想起的快乐里,我最喜欢你。
你在喧嚣的城市选择沉默,黑色的背面是被浸污的声色犬马。而我明白,你双手放不开,
因为你手中还紧握着最后的白光。那座城市渐渐在我们的瞳底瓦解成莫奈的印象画,所有的
车水马龙重新归于一场无声剧,扰攘的浮尘在寂静的天空盘旋、沉落。
你已不是原来的你。
而我不再觉得失去是舍不得。
因为,光穿透河流,空灵穿透黑夜,黄昏穿透街道,瞳光穿透城市,你,穿透了我。








黑暗之光。

夕阳,我们坐在昏暗的木屋里。你画海洋,我看你画。
我望向窗外,世界像一只慵懒的猫,安静地任一只白色的蝴蝶在鼻子上立起。
黄昏亲吻我,而我想把一个吻埋进你的头发里。
你转过头,你的眼里有白色的浪花,落日漂浮在你的海洋之上。
我点了一根蜡烛,烛光照亮白瓷花瓶,花瓶里有三束月泪草。
我们在火光和夕阳之中,你微笑,沿着你的笑,苏格兰方格的桌布上有一盘草莓。
潮汐在我们手中涌动,我微笑,我们脚下是你画的海洋。
时间在逃,我想把时间折成一只透明的纸鹤,飞向看不见的未来。
我们看脚下的涡流,涡流中间有一只深蓝色的眼睛,它凝视着我们。
我说,这是你的悲伤?
你拿起画笔,蘸蓝色的颜料,把天空涂成蓝色,把大地涂成蓝色。
你说,这是你全部的悲伤。
而宇宙苏醒的那一刻,我们都被改变了。
我们站在宇宙的边缘,最深处的眼睛,流泪了。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我可以看一千本书,我可以交一千个朋友,我可以到一千个地方旅行,但我永远不会知
道什么叫做死亡。
我从来都把生命和死亡看成X 分之一的图像,弧是生命,坐标轴是死亡。生命不可能
平滑地过渡到死亡。死亡是独立的事情,没有比它更独立的事物了。我不觉得它是一种状态,
我觉得它是一种可以透视的存在。死亡无处不在,只是你的死亡还未出生。有生命它就在,
没有生命它就一直在。生命太短,死亡太长。越简单,越难以接受,譬如死亡。人总是倾向
慢慢来,因此在迷宫尽头发现有一座墓碑,也不觉得惊惧,反而是拨开树叶就看到尸骨让人
恐怖。只是,生活想不到这么多。
晚上回来,图书馆七楼等电梯的地方灯从来都不亮,每次按下向下的箭头,只能看到黑
暗中有橙黄色的光,而电梯什么时候上来,不知道。两侧的电梯会同时启动,往上走,谁先
上来,不知道。我忽然觉得这就是生命的过程,你不知道自己何时迎来下一秒的生命或者远
在未来的死亡。电梯打开那一瞬间,你才知道。
我觉得我们走在一个巨大公式上面,从宇宙诞生到我们发生的一点一滴,都是这个公式
上的函数值,甚至包括我想到这个问题。我又有时候觉得整个世界都是虚假的,或许只是我
做的一个梦而已,醒来之后,或许是更大的世界,或许是更大的梦。
我们会逃避,我们会绝望,我不觉得自然赋予人头脑之后人就是无比强大的了,在最原
始的事情面前,人的头脑毫无用处。我们只能嚎啕大哭,这种悲恸甚至比其他动物来得更加
猛烈。动物早就知道自己的无能为力了,而我们却要在征服世界之后告诉自己,我们总是要
死的。我们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脆弱。我们并不拥抱。
四季的变换,真的就是在对应生命的枯荣?谁告诉我们的?那些生命按照自己的路线生
长,死亡。从心底,我相信,人类有一种原始的微笑,能够润泽万物,类似神祇。只是我们
都忘了。我们忘记了好多事情,你还记得你的影子曾经有笑脸吗?
永恒的一半是什么?把永生之人的寿命缩短一半,他还是永生吗?不停地缩短,永恒的
片段难道也是永恒?死亡的一半是什么?把必死之人的死亡缩短一半,他可以在某个时刻复
活吗?不停地缩短,死亡的片段里是不是就会挤出生命?
疼痛的背后是什么?把这个过程颠倒,我们能够感受到一些什么?欢愉,还是仅仅是没
有痛觉?如果一天危险不再存在,我们还需要疼痛吗?为什么要停止疼痛?我愿一直追随疼
痛。
我不知道。
我一无所知,只是,我还有好多问题,在明天毁灭之前,要向世界问个清楚。






末日歌。 -          念安。 -








                                                                  未完成的时光。


                                                    连不成句子的你?该怎么样让人听到破碎的呼喊。



 






末日歌。 -          念安。 -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